Icann Logo

作者Kevin Murphy 2015/7/11

独立的专家小组裁定ICANNDotConnectAfrica注册局的.africa标案移除出新顶级域计划属于违反其自己的章程,同时ICANN的这项举动已经导致对新顶级域名的伤害。

该裁决直接反应出ICANN是如何处理政府咨询委员会(GAC)的意见,而此项裁决亦显示ICANN就如同一个松散却有极大权力的组织。证人在小组意见中发表的证词揭示GAC弄巧成拙刻意提供ICANN模糊建议的习惯。GAC前主席亦承认了该说词。然而,此项裁决并没有给DCA注册局太多的机会赢得.africa通用顶级域名,该域名已被承包给对手ZA Century注册局。并且无可避免的造成更久的延迟。

独立审查小组说明如下:

专家小组一致认为ICANN理事会对于DCA相关的.AFRICA通用顶级域名的申请的某些行为和不作为(如下所述)与ICANN章程的规定不一致。

该小组还一致认为ICANN不应拒绝DCA的申请,并允许它续行申请程序,此外ICANN应承担全部超过600,000美元的IPR费用,其中还不包括DCA的律师费。

这是一个重要的裁决,尤其在未来ICANN寻求从美国政府监督中脱离的情况下,此裁决亦间接的反应出ICANN理事会并不太尊重GAC的建议。 

幕后故事为何

DCA和ZACR二家注册局为竞争对手,他们同时申请了受保护的地理名称顶级域名(TLD)–.africa。在新顶级域(New gTLD)计划的规则下,申请人必需得到非洲国家政府60%以上的支持方能获得批准。ZACR注册局得到远远超过此数量的支持,但DCA注册局几乎没有政府的支持。

ICANN董事会新顶级域计划委员会却否决了DCA注册局于2013年6月的出价。在这之前,DCA已根据GAC于2013年4月北京公报建议内容,完成初始评估(包括地理名称审核)。

北京公报建议内容引发GAC争议(和措辞含糊的)权力,给予TLD任何批准申请的意见,应记载在申请人指导手册。

DCA注册局在随后提交的申请复议(IRP精简版)亦被ICANN的董事会管理委员会否决。

不理会DCA注册局的复议申请,ICANN在五月直接与ZACR注册局签署注册局协议,且就在.africa授权后的几天,也就是复议委员会决议冻结程序时。此案一拖再拖,一方面是因为原来的三人小组的一人身亡,并进行更换,而延迟也让许多非洲GAC成员惊愕。

IRP小组最终裁决为何

IPR小组的裁决刻意未直接的决定,甚至未对DCA注册局的疯狂阴谋论做任何评论。反而在探讨ICANN的董事会和委员会的行动是否符合章程所规定的透明、公正、和中立原则。结果指出,GAC发出对DCA北京建议时,并没有按照这些原则行事。换言之,ICANN接受建议时并没有“进行充分尽职调查”,BGC或NGPC在处理RfR时亦是如此。

鉴于ICANN章程规定明确的“透明度”义务发现,小组本来预期ICANN董事会,至少,在拒绝DCA注册局信任的申请之前,会对此事进一步调查。ICANN并没有做到这一点,专案组决定,因此它打破了它的章程。董事会对于有关的.africa 新顶级域的申请的作为并没有确保所需要的公平性,因此与ICANN章程的规定不一致。

这是否意味着DCA获得.africa

否。IRP小组裁定,DCA注册局的必须重新进入申请程序。

针对DCA的申请并未有任何的初步评估结果。如果今天其重新进入IE浏览器,由于缺乏必要的非洲国家政府60%的支持,地理名称小组将会第一个反对。

DCA注册局希望小组裁定,让DCA该有保证18个月以确保必要的支持,但小组拒绝这样做。该申请程序仍等于未申请成功,但ICANN将需要正式程序来完结此案。在此期间,ZACR延迟.africa顶级域的授权仍搁置中。

这是否表示所有的GAC对新顶级域的建议现在已开放上诉?

有可能。有许多ICANN理事会接受GAC建议而不要求GAC解释。

.gcc申请案亦如同.africa被拒绝,现在看来有机对提出上诉。此外,.thai申请案也是一个非常类似的情况。

实际上,数百个新通用顶级域名申请受到北京公报的影响。

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

首先,大部分的裁决内容已被删节。该删节的内容大多涉及到双方披露的敏感文件(字里行间,我认为他们中的一些涉及到DCA注册局的从某些非洲政府声称支持),该小组于去年9月裁定,文件应保持不公开。

其次,此裁决莫名援引ICANN章程文本“使命和核心价值观”为“使命和核心(注册商理事会)价值观”,这似乎由一个未知的第三方所做的奇怪文字误植。 CORE(注册商理事会)当然是注册局后端供应商,也显然没有参与.africa。

 

原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