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rp
来自莫林律师事务所的Flip Petillion, Jan Janssen, Diégo Noesen 和 Alexander Heirwegh提到:自从ICANN开始执行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至今已经过去近17个年头了,而这17年里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在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执行之初,互联网还只是一些小网页的集合,包括只有大概六百万的独立主机名。而网络流量的激增使得信息、知识、娱乐、商业和社交网络成比例的增长,那么下一个十年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现如今,网络上有超过100万个不同的网站,在世纪之交增长了65倍。这样的增长也改变了商标持有人想要在线保护他们品牌的规则。

UDRP的一个主要意图是当某个注册商标在没有经过商标持有人许可的情况下被用作域名时,为商标持有人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当面临上述问题时,商标持有人能够通过UDRP将这些注册域名提交给专家做出裁决,这样比法庭诉讼更加简单、快捷和经济。自UDRP政策执行至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已经裁决了35000件UDRP案件。

新通用顶级域名

在2012年,ICANN开始接受新通用顶级域名的申请。这些新的通用顶级域名是原来的.com,.org或者.net以及其他的顶级域名资源的重要补充,给域名注册领域带来更多的差异性和竞争性。事实证明新通用顶级域名是更具有吸引力的,自2016年1月以来,从.academy到.zone,总共上线了大概1200个新通用顶级域名。而通用顶级域名市场大规模的开启还没有被全部接受。

广告协会以及品牌所有人担心在所有新域名领域进行商标保护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和更多的努力。同时他们也质疑争议解决政策在新顶级域领域中对商标权利保护的有效性。总而言之,他们担心对商标的滥用会进一步增加,尤其是通过域名抢注,会带来消费者困扰以及对品牌的稀释。无论这些担忧是否真正存在,新顶级域名时代才刚刚开始。品牌所有人仍然在评估新顶级域带来的一般影响将是什么,他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保护他们的商标?这种观望的态度导致域名投机者和注册商在新域名领域率先行动,而品牌所有人只有在最近才开始要求开放下一轮针对品牌顶级域的申请。品牌顶级域的引入将为品牌企业提供机会以积极控制在其顶级域领域内的全部二级域名资源,增加品牌在消费者中的认识度并提供更强大的防止商标滥用的保护。

在2015年,商标持有人在WIPO提起了2754件UDRP投诉,较之前一年增加了4.6%。据WIPO发布数据显示,这些投诉中,有超过10%的案件与新顶级域名有关,.xyz,.club以及.email是最普遍被投诉的后缀。UDRP案件中的投诉者有10%来自时尚产业,银行和金融业占9%,互联网和IT行业占9%,自今年1月至9月,WIPO已经处理了1782件域名争议案件,其中有354件,即五分之一的案件与新顶级域有关。UDRP案件中新顶级域的显著增加引起品牌所有人相应的形成了他们的策略。

新的选择

在新顶级域开放之前,UDRP可能是对付域名抢注以及其他通过注册域名而非法使用注册商标的最有效程序。UDRP不仅提供了比法庭诉讼更加经济和快捷的解决争议途径,它也提供了更多的法律确定性并给予双方成功机会的更好评估。就域名抢注来说,很难证明侵权人的身份与所在地,而这又恰恰是提起诉讼最基本的要求。随着新顶级域的开放,ICANN启用了另一个争议解决机制,即统一快速暂停系统(URS)目前有三家可以受理URS的机构,他们是美国国家仲裁院,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以及MFSDSrl。意在为新顶级域量身定做,URS是解决明显与新顶级域二级域名有关的商标滥用行为的一项非常快速和划算的争议解决机制。现在,像.xxx的一些顶级域名,像.xxx,也已经在注册局协议中规定将URS作为争议解决机制。然而根据统计,绝大多数新顶级域案件仍由UDRP裁决。目前WIPO已经裁决了超过1200个新顶级域案件,其中URS案件刚刚达到600件。此外,在与上一年同期UDRP的数字相比,URS在新顶级域中的使用已经下滑。

 

UDRP较之URS的成功和有效性体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即使迅速和划算,URS要求品牌所有人承担更重的证据负担。UDRP仅仅要求“可能得平衡”,URS却要求明确的证据,这增加了品牌所有人立案的困难。

其次,案件胜诉后,UDRP允许裁决将争议域名转移给品牌所有人,但URS,正如其名,仅裁决将争议域名进行暂时的冻结。

捷克仲裁法庭,进一步指出URS收费体系的缺陷。为了降低成本,URS收费很低,不足以充分支撑URS的受理机构和裁判人员的管理成本和实际劳动。再加上时间方面的压力以及相当复杂的程序,增加了不适当裁决的风险。基于URS的这些不足,即使在新顶级域领域,UDRP仍然是品牌所有人在对抗域名抢注以及其他与域名注册的商标侵权问题的最佳选择。

新顶级域是否成功仍待观察,就像域名注册在这些新领域的增长,UDRP案件亦是如此。